乐正爻

【巍澜衍生】【面裴】 (一)生而为鬼

       *严重欧欧西预警!!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山里啊,常年烟雾迷蒙的,特别邪门。人只要进去了就出不来了。听说,那里头,是有个鬼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缓步走在山中人迹罕至的小径,之前铺子伙计说的话又一次在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然,一阵迷雾怪异而突兀地出现在眼前,完全遮了视线。此时他的嗅觉变得无比敏锐。一股魅惑而危险的香气将裴文德整个人都包裹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知道,鬼王在此么?”低沉的声音在他颈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猛地一转身,剑也随之挥至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这个人,不,鬼王,长了一副世间少有的好皮相,只是眼中有掩不住的戾气,正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一剑劈开空气,直指鬼王的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 鬼王勾唇一笑,伸手将长剑制住。似乎是没料到这人类有这么大力气,有些吃力地咬了咬牙。可他面上还是不露声色,凑近了裴文德的脸,却是怔了怔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昆仑?”

        但很快他意识到这个人类只是与昆仑长得很像罢了。突然没了杀人的心情,他一用力将这个人类击退几步,闭了闭眼睛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按下杀意,沉声问:“来山里的人都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鬼王背对着他,心中在想着哥哥和昆仑的事情,正思绪翻涌,随手一指漫山遍野的枯草:“喏。”

        阴冷的风吹过,枯草东倒西歪,露出掩藏其中的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额上青筋狠狠地跳了跳,手中金符光芒大盛。

        干燥而温暖的洞穴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嘶……”鬼面从噩梦中呻吟着苏醒,觉得身体有些疼痛。他暗暗试了试,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 他灵台渐渐恢复清明。只见那人类正面无表情地坐在火堆旁。

        原来是乘自己走神时下手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 鬼面慵懒地将沾染上自己血迹的长发扎起,冲裴文德笑道:“为何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凝望着火光,缓缓开口道:“那不足以赎你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 鬼面只觉得好笑,不以为然道:“我的罪过?……生而为鬼,便成了我的罪过么?”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侧过头,用沉静的眸子凝望着他,道:“人和鬼又有什么区别。最可怕的东西,住在你的心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雪,洞穴里却温暖如春。火光映着裴文德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 鬼面望着他那双冷静到漠然的眼睛里的火光,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吸进去了,他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鬼的感情,永远是毫无预兆、炽热而近乎疯狂的。

        鬼面伸出手,狠狠地抓住裴文德的手,往自己的心口放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最可怕的东西……你摸到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 裴文德眯了眯眼睛,甩开他的手,冷声道:“只要我想,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鬼面仰天大笑,眼眶却悄悄地变红。

        生而为鬼。

        你以为,我想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不去看看,你拼上性命守护的天下苍生的心啊。”

TBC.

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更新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