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正爻

【巍澜/舟渡/长顾】过年

人物属于甜甜 ooc属于我
超短文
开学之前再挣扎一下

晚上,热闹的街道灯火通明,远处的钟声不时响起。
新年马上要到了。
汹涌的人潮里,一个男人微红着面庞,一边向行人道歉,一边逆着人流穿梭而去,他身侧跟着一个悠哉地踱着步的男子。
悠哉的骆闻舟先生向正着急寻人的沈巍先生道:“沈教授,你放心好了,赵局是丢不了的……”

不知不觉间,两人走到一处相对安静许多的亭子。从此处望,仰头是漫天闪耀的星辰,俯首是长街不眠的灯火、人间满满的烟火气。
两个穿着古装的男子站于栏杆边,其中一个扎着马尾的正向另一个戴着镜片的男子低声说着什么。
两人皆是长身玉立,眉眼如画,大抵世间唯有“绝代风华”可用以形容他们。
如今穿汉服上街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儿,沈巍和骆闻舟也不觉得奇怪。

不知跑去哪儿玩的赵云澜和费渡回来了。
赵云澜一眼瞧见沈巍,抄了近路,一个翻身进了亭子。费渡默默地绕了一圈,从遥远的小路走了过来。
赵云澜嘿嘿笑着,一把搂过沈巍,在他脸上胡乱亲了几口,蹭得沈巍心里痒痒。
费渡递给骆闻舟一个巨大的糖果:“送你。路上没忍住,我啃了一口。”
骆闻舟想了想画面,觉得有点好笑,对着糖果咬了下去。
“这也太甜了吧——”
“是么?”费渡淡然地望着远处,“我觉得跟它比起来,还是师兄你比较甜。”
骆闻舟的牙齿突然没了轻重,咔嚓一声把糖果咬成碎片。

赵云澜总感觉有两道视线在他们四人之间游移,下意识地望回去。
是两个古代装扮的人。
其中戴着单片眼镜的人恰好与他对视。那人眯着一双桃花眼笑了笑。

十分钟后。
堂堂赵局什么没见过,新年在街上逛着逛着穿个越什么的……也在刚才被划入了他所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“你叫长庚,你叫顾昀……”赵云澜记完名字就开始满嘴跑火车,很快和两人愉快地聊起天来。
顾昀义正言辞地指出,他认为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短发很不好看。
赵云澜对此观点相当赞同,意味深长地望向沈巍,笑得狡黠:“啊,确实……”

人群的倒数声遥遥传来:“五……”
赵云澜兴奋地跑过去趴在栏杆上,跟着人群一起倒数。
沈巍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,凝望着他。
骆闻舟的手缓缓划过费渡的腰,搂住了他,轻声道:“费事儿,许个新年愿望。”
费渡微笑,把头靠在骆闻舟肩上,闭上双眼,诚心照做。

“新年快乐!”
一道美丽的烟花在夜空中绽开,响彻云霄。

顾昀心情大好,仰天大笑,在五人或期待或惊恐的目光中掏出了笛子。
长庚的笑容僵在脸上,面色霎时一变:“子熹,不要!”
赵云澜四人满脸写着期待,在长庚怜悯的目光中像几只呆头鹅。
长庚心道:诸位对不住了,长庚先堵住耳朵,诸位还请自求多福。

(新年惨案 #大帅吹笛#)